佛罗伦萨市长谈弗拉霍维奇:一旦教皇去世就会出现新的教皇

近日,佛罗伦萨市长Dario Nardella谈到了新球场和弗拉霍维奇的问题。

经过重重挑战,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才到今天,我们必须将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。这一项目都很漂亮,彼此之间有很多不同之处。

在我看来,获奖项目有自己的特色,自己的风格和对环境的关注。今天的体育场馆必须是可持续的,优雅而清静。我们现在要开始真正的工作了。

这个体育场有着许多挑战,首先是在佛罗伦萨和意大利给人留下好印象。我们希望能够举办Coverciano博物馆的藏品,同时必须在非常精确的时间内完成建构。

到2023年,我们将承包这些工程,到2026年,我们将完成它们。如果我们看看意大利(其他项目),这将是创纪录的时间。

一旦教皇去世,就会出现新的教皇。从足球的角度来看,佛罗伦萨一直是意大利最有前途的造星基地之一。我们很慷慨,我们创造人才,并把他们奉献给世界足球。

翻译:我们就是这样做事,既要收钱,又要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他们,毕竟这样才能留住球迷。什么?你说下次?下次当然还卖他们